您的位置:首页  >>  九歌新闻  >>  媒体报道
藏品交易那些“斗心眼”趣事
来源:收藏快报   编辑:  发表时间:2018-4-27  点击:73    
 

    旧时代开古玩店,向来有“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”的说法,而精明的古董商人尤其喜欢和阔佬做买卖,他们可以漫天要价,而有钱的买主也毫不在乎。而另有一些讨价还价、“斗心眼”的古玩买卖趣事,读来令人忍俊不禁——

  《清稗类钞》上说,清代富商胡雪岩好集古玩,特别喜爱价值昂贵的,有许多古玩商人得知后竞相登门求售。

  一天,有位商人求售一尊铜鼎,张口便要800两银子,并说:“此实价,不赚钱也。”胡雪岩听了大为不悦:“尔于我处不赚钱,更待何时耶?”如数付给商人银子之后,挥手把他赶走了,说:“以后可不必来矣。”

  这位出售铜尊的商人,不细究顾客心理,把阔佬当成普通人,从而断送了以后从胡雪岩处赚钱的机会,真是活该倒霉。

  和他不同,当年北京琉璃厂聚珍斋珠宝行的老板常年与“少帅府”的于凤至夫人和秘书赵四小姐打交道。

  有一次,他派伙计高殿卿去“少帅府”兜售一个椭圆形绿宝石,这块宝石是花1800块大洋买下来的,于凤至让他把宝石留下找人鉴定,过了几天,于凤至打电话把高殿卿叫去,嫌宝石颜色不纯,让他把东西带走。

  高殿卿无精打采地走出大门时,和门卫搭讪,不小心把装宝石的小袋忘在门卫那里,再回去找时,门卫竟然将宝石昧了起来。高殿卿回到聚珍斋,真怕被老板“炒鱿鱼”。可老板却宽宏大量地说:“老虎还有打盹儿的时候呢!这门卫是奉天老杆子,咱们惹不起;明看着他拿,你也得送给他。破财免灾,只要这条路没堵死,用不上一件好货就赚回来了。”高殿卿从此死心塌地愿为聚珍斋效劳。

祖母绿宝石

  后来聚珍斋又用3000块大洋买到一对祖母绿耳坠,仍由高殿卿送到“少帅府”请于凤至看货。于凤至一看耳坠颜色纯绿浓艳,做工精致,欣喜地说:“这才是祖母绿宝石的,比原来那块强百倍。这祖母绿宝石坠子我留下,给你多少钱?”高说至少15000块大洋。于凤至买珠宝,只要心中喜爱,从不还价——她认为讨价还价有失身份——她一点头,上万个白花花的大洋就用车拉到了聚珍斋。

  聚珍斋看上去损失了1800块大洋,却赚了12000元。据说聚珍斋和少帅府做高档翡翠珠宝买卖,有时一次就可成交几十万银元的生意。

  收藏家在藏品交易时,也要绞尽脑汁,因为买卖双方都在进行看不见的心理战,而这种心理战就像武林高手的内功比武,胜负往往在一念之间。

元宝

  20世纪的二三十年代,钱币收藏家宣古愚得到消息,南京路裘天宝银楼有八十多种金元明清时期的元宝和银锭,白银的纯重达5000多两,银楼有意出售。

  于是他一番乔装打扮,其实也不需要打扮,他腹大腰圆,平时就爱穿宽袖大领的棉布袍子,老花眼,又戴一副眼镜,本身就像一位乡下老人——怀揣一个清代同治年间的元宝,冒充乡下佬前往裘天宝银楼要求兑换法币。银楼的伙计说只能按银价再加百分之十,宣嫌少,指明要见经理。

  经理看他一身乡下人的打扮,说给你加价百分之十已经很客气了,这种元宝我们这里多得很,你要是要的话,也不过加价百分之二十。宣古愚装着不懂,要求看看那些元宝,经理真的当即搬出了80多种元宝。宣又问这些元宝进价多少?卖价多少?经理说进时加价百分之十,卖出加价百分之二十。“此话当真?”宣古愚步步紧逼,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”经理也不甘示弱。“你所有的元宝一齐卖给我!”宣古愚话一出口,经理的脸都变白了,但因为有言在先,只好忍痛把元宝都卖给了他。最后只说了一句话:“这种元宝,本来要照银价一倍才肯卖,现在便宜给你了。”

提梁卣

  从一尊商代的青铜器提梁卣的交易故事中,更能够显示出古玩商之间勾心斗角的心理。他们为了低价获得珍贵的古董,甚至采取放长线钓大鱼的策略。

  民国年间,成都忠烈祠坝街“正古斋”古玩店老板刘宗源以300元购得一尊商代的提梁卣。行家们估价应值3—4万元,但因“有价无市”,一时尚未找到买主。

  一位“京溜子”——指被古董商从北京派到各地搜求珍奇文物、珠宝、字画的“高级马仔”——捕捉到有关这件提梁卣的价值的讯息后,立刻住进了忠烈祠街附近的旅馆。

  为了不泄露自己的意图,以便为“杀价”作好铺垫,他压抑住强烈的好奇心和购买欲,不仅不要求“看货”,甚至连“正古斋”的门也不进,即使偶尔必须经过忠烈祠坝街,他也只走“正古斋”对门的街沿上过。

  就这样打了一年的“心理战”和“精神仗”,刘宗源熬不住了,让人去拉这“京溜子”进店“看货”,他也只是哼哼哈哈地装聋作哑,表示对这件提梁卣根本不感兴趣。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刘宗源的致命弱点,刘既爱嫖,又有鸦片烟瘾,总有急用钱的一天。

  那一年年关将至,刘宗源需款甚急,手边又拮据得连买鸦片烟的钱都没有。正当烟瘾陡发、心痒难熬之际,“京溜子”向他表示愿意接手提梁卣,但只肯出价1400元。刘宗源只好忍痛挨砍,接受了这个价格。“京溜子”将这件青铜时代的精湛制品提梁卣携回北京,转手就卖了70000元。“京溜子”的欲擒故纵的心理战,使成都的老牌古董商也败下阵来。

  收藏爱好者见到自己喜爱的藏品,本来应该像青春期的少年见到了自己的梦中情人一样,将兴奋之情写在脸上,但是且慢,你可能为此付出一笔可观的冤枉钱——表情费。

  所以从事收藏的老手,即使看到了中意之物,也能做到不露声色,然后再和卖方进行“猫捉老鼠”的游戏,或者对中意的藏品故意视而不见,或者声东击西,或者佯装不懂,甚至来个掉头就走,让卖方弄不清你究竟是想要哪件东西,然后视卖方开价的高低狠狠砍上一刀,这样就能以较低廉的价位买到较中意的藏品。资深的藏家谆谆告诫搞收藏的朋友,都少不了这样一句话:“你一定要砍价!”

《管子》

  国内首屈一指的藏书大家韦力先生,收藏古籍善本几十年,过五关斩六将的辉煌,多了去了。然而,有一次却因为没有参透卖家心理,卖家报价2000元的书,他一张口就给人家20万,结果花落别家,上演了一部现实版的走麦城。

  那次他和朋友到北京东五环之外的一个地方去收书,那样一个破破烂烂的地方,超乎他的想像,原来这里居住的都是收旧货的人。卖主住在一间破平房中,地上是凹凸不平的砖铺地,只见他从三合板分隔开的里间吃力地搬出一袋书,哗啦一下就倒在地上,倒出来的书有的还往下滴水。原来这些书曾经存放在出版社的地下室中,地下室管道跑水,书被泡在水里,所以才当废品处理掉了。这些书都是《管子》的不同版本,虽然有20多部,只有一部明版朱墨套印本还算稀见,其他的线装书基本上都是清刻本,根本不入韦力的法眼。最后一本民国排印本倒是吸引了韦力,因为上面有郭沫若和闻一多密密麻麻的批校,集两位大家批校于一书,实属罕见。谈价格,卖家报价两千,韦力张口就开了20万,卖家哆哆嗦嗦一个“行”字还没有落音,就被一边的妻子扯了扯衣袖,最后改口成了“我考虑考虑,明天答复你”。回去的路上朋友就埋怨韦力报价太高,说卖家本来是几百块收的,报两千是让砍价。结果这本书卖家以22万元卖给了别人。韦力随后听到的消息一个比一个刺激:先是一个熟人说花120万收到《郭批管子》,随后拍卖公司说180万征集到手,最后一位朋友特意请他吃饭、观赏,说:“260万元买到的,便宜吧?”到了这个时侯,大藏书家小小的心灵,已脆弱到难以承受的地步。

 

相关信息
[媒体报道] 造假的“艺术”:收藏界人士“打眼”不分国界 2018-5-14
[媒体报道] 《三国演义》版本知多少? 2018-5-9
[媒体报道] 齐白石与吴昌硕恩怨史考辨 2018-4-27
[媒体报道] 藏品交易那些“斗心眼”趣事 2018-4-27
[媒体报道] 解读日本当代艺术市场的发展 2018-4-20
[媒体报道] 拓晓堂谈古籍拍卖那些年 国内外古籍拍卖的差异 2018-4-11
[媒体报道] 民生美术文献中心试运营,免费向公众开放 2017-12-25
[媒体报道] 南京大学艺术学院成立 2017-12-25
[媒体报道] 经纬线上的东西方技术交流——一块织物的丝路故事 2017-12-25
[媒体报道] 天价名画是如何被“妙手回春”的? 2017-12-25


业务联系 > 中国书画部 | 油画部 | 瓷器杂项部 | 综合业务部 | 

友情链接 > 中基集团 | 雅昌艺术网 | 99艺术网 | 易拍全球网 | artprice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39号建外SOHO15号楼28层
电话:(010)58692808、58692809 传真:(010)58692810 邮编:100022 电子邮件: office@jgauc.com
Copyright © 2007 jgauc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九歌拍卖网 版权所有
京ICP备09006480号-1